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朋友来我家做客!一杯清茶格外香!

马年说马,老马识途,一马当先,万马奔腾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名:笑看当今 职称,副教授。当兵种地做木匠, 中专大学教书忙, 弟子已有三千整, 桃李遍地吐芬芳。 退休反聘民本大, 发挥余热表心肠, 不计报酬看贡献, 扬鞭奋蹄闪金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难忘的回忆(七)  

2014-08-04 05:36:52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学时代—半号小学

中秋节过后,我们家也就从三岔河镇搬到了半号大队的太平庄屯。经小队长杨振兴安排,暂时住在贾广文的家里。贾广文比我父亲略大一两岁,具体的是说不清了。当时我们都叫他贾大爷。他家是四间正房,东边第二间是厨房,农村就叫外屋地。西边两间贾大爷住。东边一间,我们家住。

由于家庭的搬迁,我从三岔河镇小学,又重新来到了半号小学。半号小学在半号屯的中间,小学有正房,西厢房和东厢房,类似于老家的四合院。学校的条件和三岔河镇小学没有可比性,破烂不堪。天气冷了,教室内搭一个土炉子,没有煤,烧柴火。屋内乌烟瘴气的,呛的你喘不过气来。平时上课都带着棉帽子,冻的大家都拿不出手来做作业和练习。一天上四节课,早早的放学回家。学校一共多少个班也不知道。我还是插入五年级。我们五年就一个班。在东厢房,两间,算我共有二十八名学生,班主任是刘凤忠老师。刘老师,中等身材,有点水蛇腰。刀子脸,大眼睛;高鼻梁,说起话来后和蔼。和我一起插入的还有和我们一起下放到太平庄的李玉珠同学。他老家是山东郓城的,也是盲流,没有户口,从三岔河镇下放的。平时我们搭伴上学。这样的农村小学,就是勉强维持生存,根本谈不上教学质量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,孩子小,干不了啥,送到学校,认几个子,省着在家中疯,野,或者是打架斗殴的。能干活了,就下地干活了。这就是当时我国东北农村小学教育的普遍现状。

由于我的基础好,成绩和他们比,没有什么可比性。老师课堂上讲的东西,能够听的懂,记的住。期末考试成绩全班、全校第一名。

转眼来到1961年的秋天,我们是六年级的学生了。班主任老师换了,是三岔河镇的马老师。上中等的个头。方脸,两只眼睛炯炯有神。讲课是干净利落,没有闲话和口头语。课堂抓的很紧,经常有随堂小考。记得有一次课堂考试,改错。老师在黑板上抄了10个错字,我在下面改,结果十个错字中我只是改正了九个,有一个我认为是正确的。这个字至今在我脑海里印象十分深刻。这个字是开展的“展”字。老师在在展字下方的竖钩旁加了1撇,我怎么也没有找出来。课堂上和马老师还交头接耳的交换意见。当时马老师也特别的偏爱我,因为我的学习好。所以,这次的课堂考试和考的内容使我记了一辈子。

寒假过去了,又换班主任了,这次换的是本大队高家店的何凤喜老师。我在这里就不客气了,我不是说他的人品不好,是说他的文化程度。他连小学文化程度可能都没有,怎么就能当老师教毕业班的课程。课堂上是算术讲的稀里糊涂,分数和小数的换算都搞不明白,还有无限循环分数和无限不循环分数;直角三角形的锐角之和等于90度都不知道;语文生字还不认识。比如,同仇敌忾的“忾”字,说什么字不离母,读成“同仇敌气”。课后我还得辅导老师,帮他批改作业。说句笑话,那时我已经和作教师结下了姻缘,这辈子肯定要当老师了。时间如梭,一切照常,不知不觉的进行了升学考试。当时半号小学归新安镇公社的中心小学管,所以在新安镇中心小学考的初中。然后就各回各家了。

1 个多月过去了发榜了,半号小学考上县级全日制中学的就是我一人。还是备取生。比正式的差0.5分。来有一部分,都上了公社办的农业中学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