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朋友来我家做客!一杯清茶格外香!

马年说马,老马识途,一马当先,万马奔腾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名:笑看当今 职称,副教授。当兵种地做木匠, 中专大学教书忙, 弟子已有三千整, 桃李遍地吐芬芳。 退休反聘民本大, 发挥余热表心肠, 不计报酬看贡献, 扬鞭奋蹄闪金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小学时代(一)一二年级  

2014-07-27 04:57:43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上小学,纯属偶然。

那时上世纪50年代,也就是1955年的春天,我随着哥哥上学去。哥哥比我大5岁,上小学四年级。村小学坐落在河南省南乐县谷金楼乡吴家屯村。

该村是在明朝朱棣时期从山西省洪洞县大槐树迁移到当时的平原省。以姓氏命名。我知道的附近都有朱家庄,唐王庄,李家屯,皮家屯等等。一个村基本上都是一个姓,很少有外姓人家。就是有,也是和姓氏有血缘关系的。就拿吴家屯来说,有姓姚的,因为我奶奶就姓姚。还有姓候的,总而言之,外姓的很少。解放后陆续迁来几户外姓的,但也没有改变一姓定村落的习俗。一个村虽然是一个姓,严格禁止通婚。吴家屯村从村中间分开,村东头是没有出三五代的直系亲属,也就是一个爷爷的多,村西头杂一些。由于我13岁逃荒来到东北,了解的自然少些,虽然中间多次回老家,听说来的也是只言片语。

那一年,我还没有满五周岁,跟着哥哥来到学校,坐在哥哥的身旁。小学是复式班。我哥哥是初小四年级,另一个班是初小一年级。先生先给四年级的学生讲课,一年级的学生先自习。四年级的同学讲后上自习或者是作课堂作业,再给一年级的学生上课。我虽然没有上学,但是老师讲的内容我都会。因为平时在家中,我的祖父教我的。

我的祖父,清朝末期的秀才。琴棋书画、石刻。木刻等样样精通。曾记得,有一年祖父用树根,雕刻的两个小鹌鹑斗嘴(打架)是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。我的老爷爷(太爷)是清朝的举人。我爷爷和我老爷爷都是在家中开办私塾学堂,也可以说是教育世家。到我这里已经是四辈,辈辈都有教学的。

所以根本不废劲的就能跟上一年级的课程。当时的先生姓常,是一个两学究。五十岁上下的年纪,还带着一付老花镜。下课问了问我,说:“愿不愿意上学。”我说:“愿意”。就这样,我稀里糊涂的上了小学。期末考试,语文和算术都是90分。我和候宝昌坐一个坐,他属猪的,比我大一岁,他是考了双百。

哥哥初小毕业了,因为吴家屯村没有高小,只好到五楼村去上学。五楼村离吴家屯村四里路,我姑姑就嫁到该村。但是我哥哥也很少去姑姑家,有时姑姑家改善生活,就到学校去找体,或者是亲自给我哥哥送到学校去。

下学期,也就是初小二年级,我自己开始上学。也没有书包,用一块方布(就是母亲自己织的土布)包上两本书和一个练习本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。老师也换了。姓张,名成名,等身材,高鼻梁,大眼睛,双眼皮。不像常老师那样穿长衫,是穿的粗布上衣和制服裤子。课讲的也好。脾气也大,用自制的教鞭打人是经常的事情,基本上没有没挨过他打的学生。有一天,上午等四节课,我打磕睡,他突然上去使劲的照我的头上打了重重的一教鞭,我是大喊一声,抱头就跑了出去。回家后,脑袋还十分疼痛。下午和第二天我就没有再去上学。那时候,去还是不去上学,父母基本上不过问。

张老师和我的祖父认识,因为是同行。我也经常从张老师那里给他借人民日报看。我两天没有上学,张老师有点面子上过不去,就以家访的名誉到我祖父家和我们家。我的父母没有文化,但知道上学意味着什么,反而规劝老师,说:“该打,棍棒之下出孝子;在家听父母的,在学校听老师的,老师就是孩子的再生爹娘!”父母的一席话,使张老师高兴的屁颠、屁颠的回了学校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