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朋友来我家做客!一杯清茶格外香!

马年说马,老马识途,一马当先,万马奔腾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名:笑看当今 职称,副教授。当兵种地做木匠, 中专大学教书忙, 弟子已有三千整, 桃李遍地吐芬芳。 退休反聘民本大, 发挥余热表心肠, 不计报酬看贡献, 扬鞭奋蹄闪金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难忘的回忆(三)中学时代风雪的考验  

2014-07-17 05:48:28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冰天雪地 风雪交加 傲雪凌霜 寒风刺骨 寒风呼啸 滴水成冰 寒冬腊月 呵气成霜 雪满长空...

1963年的冬天,经常是刺骨的寒风刮的漫天风雪,有如钻进你的筋骨,浑身上下透心的冷。曾记得阴历十一月中旬的一天,公鸡刚刚打完二遍鸣(早晨不到五点钟),我已经准备登程上学。外边黑压压的天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,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。地上已经铺满一层薄薄的雪,踏上去,软软的。我二话没说,抬腿迈出门槛,一步一个雪窝的向学校走去。好在今天风并不大,下的是文明雪,天气并不感觉到怎么冷。虽然皮帽子和眼眉同样是挂满了白霜,两肩,胸前也是全白,这已经习以为常。穿过两个村屯(高家店和高家窝棚),天渐渐的亮了,这时我看见,地上、房上、树上,还有我的身上全是雪,白皑皑的,又松又软;树冠上的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。我没有心情欣赏这赋有诗意的美景,更是关心我是否能够准时到校。由于是下雪的天气,看不见太阳,约摸不好是什么时间,我只能一个劲的加快步伐,免得迟到。

大雪足足下了一天,下午2 点多钟,天就暗了下来,西北风刮的大了起来,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。由于下了一天的雪,地上的雪足足有一尺多厚,出城后,路上的雪已经全部没过我的大腿弯。放学的路上没有人走过的脚印(其实即时有人走过,可能也是让风刮的迷平了),车马印就更没有了。我吃力的抬起前腿,拔出后腿,踏进一个、又一个新的雪窝。一开始还算顺利,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,身体体能的不断下降,我的速度越来越慢,刚刚出城不到5里路,天全黑下来了,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感觉,只是起风越来越大。宽阔的旷野里,我自己孤零零的挣扎着、前进着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千万不能停下来,一旦停下来就有冻死荒野的可能,不是可能,就是冻死……。老年人讲过很多关于冻死人的故事,我不能死,我要活着回家。现在浑身是累、冷……,心中还是害怕……,还有被吓出来的冷汗……。我在艰难困苦中挣扎……挣扎……,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少时间,只知道漫长的黑夜,一个小个子少年在和命运进行抗争。前面渐渐地隐约地看见我要路过的第一个乱葬岗子,路过的第一个村庄—十四号;路过的第二个乱葬岗子,第二个村庄,高家窝棚;路过的第三个村庄,高家店。这时,我妨佛看到了希望,看见了家中熟悉的和昏暗的灯光,我渐渐的走到了我的院落,我摇摇晃晃的推开房门,一下子摔倒在外屋地上。父亲听到了动静,急忙下炕,走出来,一看是我,急急忙忙的把我抱到炕上。现在的我,简直就是一个雪人,身上全是雪和霜。父亲帮我脱掉上衣,又在帮我脱鞋和袜子。鞋和袜子已经冻在一起,只好一起往下拽,好在是布袜子,还算没有费多大劲,就脱下来了;可是棉裤(我们小时穿的是光筒裤子,就是没有衬裤,连裤衩都没有)就是脱不下来,原来是从裤腿子里进的雪融化后和我的脚脖子,小腿冻在一起。父亲一看,流下了伤心的泪水。父亲从我的裤腿子掏出多个像鸡蛋、鸭蛋那么大的雪球。裤子脱下来后,直接钻进了被窝里。父亲看看我,说了一句,不念书不行啊,干啥不是一辈子。父亲看到我的遭遇,是真的动情了。

就在这一天,早晨时雪下的不算大,天不算冷,母亲去三岔河看我的姥姥去了,后来由于雪下的大,就没有赶回来。父亲一生也没有做过饭,因此也不会做饭。我还没有吃饭,父亲下地,重新生火,给我做了一碗玉米面糊涂。我一边喝,一边说真香。吃完后,由于劳累,渐渐地进入了梦乡。我是睡了,可辛苦了我的父亲,他先把我穿的鞋放在了灶堂轰干;又把袜子放在炕头上暖干;重新将新的玉米叶子(冬天用玉米叶子当鞋垫)垫在鞋中;开始坐在火盆中,烤我穿的棉裤。一直烤到第二天清晨二、三点钟,才把裤子全部烘干。父亲从小就知道我身子单薄,力气小,可是我有一种从来不服输的精神头。昨天晚上虽然说干什么都是一辈子,也不愿意我在农村干农活。同时也知道我要是能把书念成了,意味着的是什么。所以第二天四点多钟给我热了玉米饼子,叫醒我。吃完后,用两个黑色的布带把我的腿脚扎好,防止从裤腿子里进雪。又找了一个裤腰带,把腰扎上,揣着两个玉米饼子,又上路了。

母亲回来后,听我父亲一说,老泪纵横,说道,我不该去三岔河?更不该去了当天不回来……肠子都悔青了……。我父亲说,多亏你没回来,那么大的雪,你那小脚(母亲是旧社会过来的,裹过脚的,是所说的那种三寸金莲)可怎么走,还不得冻死在外边,谁也不知道。父亲说的是大实话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