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欢迎朋友来我家做客!一杯清茶格外香!

马年说马,老马识途,一马当先,万马奔腾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网名:笑看当今 职称,副教授。当兵种地做木匠, 中专大学教书忙, 弟子已有三千整, 桃李遍地吐芬芳。 退休反聘民本大, 发挥余热表心肠, 不计报酬看贡献, 扬鞭奋蹄闪金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中学时代(八)—文化大革命初期  

2013-07-02 16:45:53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中学时代(八)—文化大革命初期 - 笑看当今 - 感谢所有博友对我的信赖与关怀!

  聂元梓的第一张大字报

1966年3月14日由北京大学聂元椊为首的“我的第一张大字报”拉开了文化大革命的序幕。随后以学生为中心的革命行动在全国各地陆续展开,到处可见“炮打司令部”、“揪出党内最大走资派”、“造反有理、革命到底”……等等大字报或标语。由于我们的学校是在农村,消息蔽塞保守的多,所以行动比较缓慢。我们也组织了宣传队到附近的公社进行“破四旧立四新”的活动,对于供销社、庙宇里的四旧进行清除活动。但是没有发生打砸抢的恶劣行动。因为学校要生存,勤工俭学还是要进行的,暑假后的打苫房草的劳动始终没有停止。学生站在沼泽地里,用镰刀打苫房草,干的十分有劲。最快的同学每分钟可以打18捆。我们班级的刘天生就是打苫房草的好手,谁也撵不上他的速度。赵福金同学每分钟能够打16捆。一般的同学打10捆左右。女同学只能打6——8捆。同学们在劳动中说说笑笑,好不热闹!半个月的打苫房草的劳动很快就结束了。

学校虽然是在农村,但是并不是一片净土。8月末,陶赖昭的公社派和红二派的武斗事件,惊动了当时的省委和地委。我们也参加了这次在陶赖昭发生的两派武斗的处理会议。该会议地址是在当时火车站西侧,陶赖昭镇的唯一的一个小二楼中进行。省委的负责人省长周光亲自到场,白城地委是张立明书记。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,也是生平见到的最大的官。只记得周省长个子不高,瘦瘦的,穿的是半截袖的白衬衫,说话有点南方口音,并且在讲话时有些激动的情绪。而地委书记张立明高高的个头,花白的头发有点拔顶,穿的是浅兰色的长袖衬衫和笔挺的灰色裤子。讲起话来是有条不紊。会议进行了一个整天,至于武斗的具体细节也记不起来了。

陶赖昭事件过后,我们开始组织了大串联,由于我们离黑龙江省的省会哈尔滨近,陶赖昭车站属于哈尔滨铁路局管,我们班不少学生都是铁路职工家庭的孩子,所以去哈尔滨串联即方便又快捷。文化大革命中的大串联住宿不花钱,吃饭有的地方花钱,有的地方不花钱。当时由于粮食是统购统销,所以必须得带粮票,不带粮票是吃不是饭的。我们住在哈工大对面的招待所。生平第一次睡的是钢丝床,软软的好舒服!

我们所说的大串联就是到哈工大看大字报。当时哈工大的校长是李昌,他的大字报最多,主要是执行资本主义的教育路线和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。我们在此看了一个下午的时间。第二天,去黑龙江省省委和省政府造反。所说的造反就是看大字报,参观官老爷的办公室。特意去了省长李范五和副省长陈雷的办公室,他们的沙发已经都搬到走廊里,我们也都坐了坐,看是什么滋味。现在看起来,省长办公室的条件十分简陋,都不如现在普通家庭的条件。可是在当时就是资产阶级的腐败和堕落,被批判的体无完肤。同时我们还参观了李范五省长的家。具体在什么路记不清了,只记得是一个小的院落,二层的小楼房,估计在300平方米左右,有地下室和通道。在院里转了一圈。在哈尔滨的革命大串联就此结束了。

回到学校,也成立了自己的组织,叫九一三战斗队。是9月13日成立的,所以叫九一三战斗队。当时发起人共计6人,后来陆续有人参加,逐步发展到20多人。成份不好的,学习表现不积极的是不能参加的。当时班级有好几个战斗队,最少的1个人,叫做独立大队战斗队,基本上人人都带着某战斗队的袖标。

由于我是战斗队的发起人,从各方面的条件我都优越,自然我也是战斗队的队长,统筹安排战斗队的活动。每一个战斗队的成员,首先要写大字报,揭发检举坏人坏事,向学校里的反动学术权威发起主动的进攻。平时,要加强对毛主席著作的学习热潮。我们是每天都要在晚上5——7点学习毛主席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、为人民服务、愚公移山等名著,有时也结合人民日报的内容进行学习。

由于在农村这样一所综合性质的中学,在闹革命也闹不起来。借助外地学生的经验。开始“打回老家去,就地闹革命”,也就是返回原来的学校,参加母校的文化大革命。由于我们战斗队的学生大多数是陶赖昭十中的毕业生,自然就回陶赖昭十中去,写大字报,批判学校老师的“封、资、修”的思想。比如,当时我们学习的外语是俄语,老师在教俄语时说些俄国的典故等内容,调解课堂的气氛,这时就是俄语老师的一大罪状,说其是修正主义的走狗。好怠在初中教我俄语的鞠老师,现在教我高中的外语,别的学生不知道底细,又是在农村,所以文化大革命中还算兴运,没有受到冲击。

我的班主任李钊老师就没有这样兴运了,由于平时管理学生十分严格,班级的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,升学率是最高的,这些都成了批判老师的理由,说其是最大的反动学术权威,不但大字报多,而且经常在批斗会上作检查。文明点的批斗会主要是文斗,后来逐步发展到武斗。在批斗会上很多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被学生打的遍体鳞伤。有的在游街时给戴上扎的大高帽,和本人一样高,严重的侵犯了老师的个人尊严,现在来说就是侵犯人权。由于我是从蔡家沟农业中学转到北陶农业中学的,扶余二中原来三年六班级就我一个人在北陶高中,所以就没有人知道我和李钊老师的关系。另外在北陶农业高中的学生还有原扶余二中三年二班的两名女同学。一的叫什么娟,一个叫冯俊华。她俩也没有回去给老师写大字报。可是她俩是一般战斗队的成员,而我是战斗队的队长,没有回去闹革命,就是消极怠工,就是不忠。当时蔡家沟的同班学生7名,扶余七中的同班学生10多名联合起来,向班主任发难。还有当年的毕业生,加上以前的毕业生,轮番批斗。有的学生知道我的情况,竟然跑到我们学校找我回去,代表北陶高中,揭发检举恩师的所谓“罪行”。我原本可以躲过去的,还是没有躲过去,怎么办?不回去,就是和文化大革命有对抗情绪,就是反革命,回去斗恩师,一百个理由在我这里也行不通。总是认为老师严管理,高要求,让学生多学习了文化知识没有错,批斗老师是不应该的,可是又不敢大张旗鼓的说出自己的观点。要是公开自己的观点,可能就要打入反革命的队伍中去。只是用身体不好,家中有事,千方百计的躲开。后来由于我不积极参与,实质上就是没有参与母校的文化大革命,后期被称为保皇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